1020855

自制壁纸 抖得不行

【安卓美化软件】一键锁屏 Lock Screen Widget

一键锁屏的用途就是点一下儿即可锁屏( ¯ᒡ̱¯ )و

桌面预览图请看P2
安装及使用步骤详见P3至P8

软件完全免费  链接见评论 ONER全员都有

如果能转发或者收藏推荐一下儿就更好啦ꉂ ೭(˵¯̴͒ꇴ¯̴͒˵)౨”

注意:
1.亲测的时候发现:通过点击一键锁屏的方式锁屏是以手机管理员的身份锁屏 所以用指纹解锁的小可爱可能要再输一遍密码才能进入
2.卸载途径:设置>应用管理> Lock Screen Widget→卸载即可
3.真的有 但是我忘了!想起来再编辑!

补充(偷偷安利):
之前洋哥的美化记事簿↓
http://shinian855.lofter.com/post/1f5bb666_ee8d0861

原图见微博@TODAY便利店 
https://m.weibo.cn/2134489457/4248592917691912
侵删致歉

自截沈教授ԅ(¯﹃¯ԅ)

原图评论

多年前混安美贴吧的我 今天又捣鼓出了一个备忘录

桌面图标预览 P1
使用界面预览 P2&3
背景图来自@BC221的官博

备忘录相当于一个小记事本儿
操作简单 容易上手
有疑问可以私信我

软件下载apk后直接安装即可 安装包大小1.1M
只限安卓用户使用 软件占内存很小
【下载链接见评论】

软件完全免费
如果能点个赞和喜欢或者转发一下就最好啦

情敌

ꉂ ೭(˵¯̴͒ꇴ¯̴͒˵)౨”

莫莫扎他:

  >>《偶像练习生》木子洋X灵超


  >>短,完。




  其实情敌这种生物,在两个人的日常生活中都不少见。毕竟一个曾有过暗恋十年都不死心的追求者,性格魅力可见一斑。另一个,虽然人生才短短经历了十几年,尚未能练出成年男人的稳重,但凭借一张造物主精雕细琢的脸,也实在让人无法不惦记。


  两个人都曾收到过无数表白,走到任何场合,都有胆大者过来搭讪。社交礼仪必须得遵守,况且都是公众人物,所以无时无刻,都得保持微笑。


  灵超此时就在笑,笑得咬牙切齿。


  “这是第几个了?”他问。


  木子洋低着头,避开前方站立的人过于火辣的视线,悄声回答:“回去给你买糖吃。”


  又是这种哄法——灵超把手偷偷伸到他背后去,掐了一把他的腰。


  木子洋笑容不变,即使今天这已经是第八次被掐,其中有一次是坐着的,灵超掐的是他大腿。


  他对这种事司空见惯了。


  灵超还在笑。对面的女人还在和他们搭讪,视线一直放在木子洋身上。这倒不是说灵超就没有魅力,今天是成年人的场合,这种场合里多半都是年龄在二十四岁以上的人群,大家比较喜欢成熟又性感的。


  木子洋是性感里面的顶尖者,每次到场都能吸引一半以上异性的目光。


  “你下次能不能穿得土一点?”灵超的眼神往他深V字领里瞥。这男人本身就散发着一种温柔慵懒的气质,配上这种衣服,简直就是勾魂现场。


  木子洋淡淡地哼一声:“你学校里怎么不穿成杀马特风?”


  木子洋陪灵超去过几次学校,他在学校里的打扮活泼又朝气,青春中带着一点潮流,再配上他那一张脸,简直就是校草的代言人,走哪儿尖叫声就跟随到哪儿。


  木子洋曾问他为什么要穿得这么帅,被他回答:“我就是想让大家喜欢我怎么了?”


  此刻他也很想回答一句:我就是想让这些女人喜欢。


  ——但成年人还是有理智的,这种既显得很小家子气,又会引起严重后果的赌气行为,他不会去做。


  所以他只是笑了笑,低头说:“我这套,不是你喜欢吗?”


  灵超果然就不说话了,笑容也耐心了一点,继续跟眼前的女人客套。


  


  “木先生……有女朋友了吗?”每一个过来搭讪的人最后都会问这个问题。


  灵超一边忍笑一边戳他:木先生。


  木子洋抬头微笑:“没有。”


  对方眼睛一亮,他又道:“但已经有人随我姓了。”


  这句话比承认有女朋友杀伤力还大一点,一般稍微脑子转得开的人,都会理解为“他已经结婚了”。所以这位女士也顿时眼神黯然,对他抱歉地笑了一笑,说:“打扰了。”


  灵超等她走后,又问他那个问了八百遍的问题:“谁跟你姓了,木先生?木子洋先生?”


  木子洋拍了一下他屁股,瞥他一眼,嘴里念:“李英超。”


  “诶,李振洋。”灵超答应着,也喊了他一声大名,又想了想道,“怎么不是你随我姓?就成我随你姓了?”


  “咱俩谁大?”木子洋问。


  “这跟大小有什么关系?”灵超不服气,人家还有姐弟恋的呢,不也算男方家里的人吗?


  “怎么没关系了?”木子洋跟他辩解,“我是不是先姓李的?你是不是比我晚?还晚七年,是不是你随我?”


  灵超辩不过他,最后只能左顾右盼,他看到又有一个女人在朝这边走了,赶紧拉着木子洋:“我们赶紧走,快。”


  可他没走成,对方远远地就朝这边喊:“灵超。”


  喊的是他的名字,所以灵超不得不微笑着留在原地,等着她过来,然后说:“你好。”


  这个人他不认识。


  这里的大多数人,他都是第一次见。


  对方看了他一眼,眼神很友好,跟他搭讪了几句。


  木子洋有些意外。


  灵超瞥了他一眼,有点小得意,眼神里写满了:看吧看吧。


  嘚瑟。


  木子洋不动声色地站在旁边观察。


  他其实并没有觉得自己比灵超的魅力大,之前去了几趟学校,收到了大把的情书和礼物,托他送给灵超。


  她们以为他是灵超的哥哥。


  那些礼物里面有吃的,木子洋检查过后都给灵超留下了。至于情书……他都偷偷地藏在了家里某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

  反正没扔,也不算糟蹋了别人的心意,也就是晚一点会被发现罢了。


  灵超后来在满屋子藏糖和找糖的过程中发现过,都已经不记得当事人是谁了。


  ——毕竟当时来眼前晃的时候肯定印象更深刻。


  此刻他也很能接受,就在旁边看着。


  对方后来还把灵超叫走了,说要单独说话。灵超看了他一眼,有些犹豫。


  木子洋很体贴,他说自己要去上厕所,然后离开了。


  灵超瞪了他半晌。


  


  后来回来时,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了。对方约莫是二十二、三岁的年纪,所以木子洋心里觉得喜欢灵超也不奇怪。可是回来却发现,灵超气鼓鼓的。


  “怎么了?”他过来问。


  灵超瞪着他。


  木子洋想了想,突然笑了,猜测:“不会是让你转交什么给我吧?”


  这句话是开玩笑的,毕竟以前他经常遇到这种事,就想随便说一句,哪知灵超一听,更生气了:“你自己在这呆着吧!我要走了!”


  他怒气冲冲,抬起脚就想往外走。


  木子洋把他拉住,好歹要先去和主办人打声招呼,哪能说走就走了。他耐心哄道:“到底怎么了,小弟?”


  灵超把手里的东西往他怀里一丢,翻了个白眼。


  是一张纸。


  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,只是纸上写了一串电话号。如今这真的是种很老土的追求方式了,大家起码都敢当面加个微信什么的,纸条留号码,真的已经过时很久了。


  灵超当时在收到的时候,故意说:“你自己当面去问他要微信比较好吧?”


  对方却回答:“我知道他微信,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了,可是我加了他好几次,他都没有通过。我只能找你帮忙试试了,你帮我给他好不好?”


  “给了他也不一定打。”灵超道。


  对方接道:“所以还想请你帮我想想办法,能不能劝他给我打一次,存进手机里也好。”


  你做梦!


  灵超在心里咬牙切齿,面上却还是微笑:“我试试。”


  


  木子洋听完他的话,平静道:“其实也有人问我要你微信。”


  当然他没给,就算不是这种关系,普通好友之间也不可能随便把对方的联系方式给别人,肯定都要提前打过招呼的。


  但他遇到了一件类似很尴尬的事:对方以为他是灵超的哥哥,给他“推销”自己。


  


  “哥哥,我真的可以当一个好女朋友的,你帮我在他面前说说话嘛,我会对他很好的,我真的很喜欢他。”


  


  木子洋这个人很温柔,别人可能就是看他这样才敢过来说这种话。但他还是拒绝了,他说:“我弟弟还小,还不能谈恋爱。”


  对方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,转过身就和同学吐槽:都什么年代了,当哥的还管弟弟早恋?而且是十七又不是七岁。


  


  木子洋这些事都没和灵超说。


  此刻听见灵超的话,就顺道给他讲了。


  灵超无言以对,感觉他们两个是半斤八两,谁都没法说谁。


  


  回家的路上灵超和他讨论:“你说,咱俩的情敌为什么这么多?”


  木子洋一本正经地开始自吹:“可能是因为我魅力大吧。”


  “我说‘咱俩’,‘俩’,‘俩’被你吃了吗?”灵超掐着他胳膊问。


  木子洋就笑:“那行,小弟的魅力也一样大。”


  “那咱俩收到的情书谁比较多?”灵超又问。


  木子洋淡定地说:“成年人不搞送情书那一套。”


  “那你收到了什么?”灵超马上瞪他。


  木子洋认真思考了一会儿,突然用一种很得意的语气讲述起来:“我七岁那年,有一位女士,送给了我一份礼物,是我这辈子最心动的。”


  “什么礼物?”灵超心里有点酸,七岁能记到现在?那时候才多大,就知道什么叫心动了吗?


  “是一个宝贝。”木子洋回答说,“真的,是我最喜欢的宝贝了。”


  灵超不甘心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谁送给你的?”


  “你想干嘛,小弟?”木子洋很故意地说,“你不许去找她麻烦听到没有,也不许碰坏我的礼物。”


  “我、我知道一下名字也不行吗?”灵超有点委屈,情敌还不许自己去找,礼物也不许自己碰,那他问一下也不可以吗?


  反正都过去了,他安慰自己,谁还没有点过去呢?说不定是洋哥心里类似白玫瑰一样的存在,洋哥也是他的白玫瑰。


  “我情敌怎么这么多。”他小声嘟囔。


  


  木子洋终于忍不住了,他大笑道:“我告诉你我收到这份礼物的日期吧。”


  “连日期都记得,都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木子洋今年二十四,七岁,那是十七年前的事了。十七年了都记得那一天……


  他怎么有这么大个情敌还不知道?


  灵超在意了。


  


  木子洋笑着说:“我收到那份礼物,是2001年——”


  他顿了一下,看灵超的反应。


  灵超:哦,洋哥七岁,是2001年。


  木子洋又说:“1月——”


  灵超还没反应过来。


  “9日。”木子洋说,又重复了一遍,“2001年,1月9日。”


  灵超终于抬起头:“你在我出生的那天收的礼物?”


  “你真笨小弟。”木子洋被他给逗乐了,觉得这小孩有时候也挺傻的。但还挺可爱。


  


  灵超想了半天,终于反应过来。他笑了起来,耳根有一点点红。过了一会儿,又问了一个更傻的问题:“那她,我妈妈,是不是我情敌啊?”

考完试偷偷冒泡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

dbq!洋灵的小伙伴儿!PO主高三狗,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沉迷洋灵了,所以准备卸载lofter暂时退圈儿备战高考!6月8号下午第一更!继续我的洋灵显微镜女孩使命❤!等我!!❛‿˂̵✧
最后!死心塌地李洋李超❤!